Just for fun.
热血上头瞎写写。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曦澄]未果(一)

-蓝曦臣视角。江澄视角 @苏皖
-渣+ooc
-放飞。

蓝曦臣手指轻点着桌面,嗒嗒的声音,在静谧的室内被放大数倍,好像就连每次手指在桌上一触而过的尾音也被不断延长——

本应该是令人放松的节奏,却好像被他敲在了紧绷的神经之上。

在他身后站的像个木桩的小兵小心翼翼地吞了口口水,不敢在这位以风雅温和著称的长官面前出口大气。

直至蓝曦臣毫无预兆地站起身,动手收拾起桌子上的几沓纸时,小兵才颤颤巍巍地小声吐出一句:“这……这就是前线的伤亡情况了。”

这次的一战,几乎耗光了军部军火库将近四分之一的库存,人员耗损更不用说,基本每个部门的伤亡人数都是总人数减掉勉强还算完整地生还者人数算的。惨烈的战况每过...

桂落。下

-@苏皖 深夜惊喜。迟了不知道有多久的生日快乐。
-渣。

苏皖纵使再挂不住面子,也只能噎了噎,不甚明显地挪了挪视线,小小声的妥了协。

在林途眼里简直就像一只被主人当场揪了错之后还不断尝试推脱的小猫,终于弱气还带点儿不服的认了输一样。

他忍不住就笑出了声,一边伸手搓了搓苏皖的头一边心想,这小子怎么这么可爱呢?

哪怕被苏皖瞪了好几眼,还被他毫不留情地打掉了手,林途的心情也忍不住的好起来。之前到深巷喝闷酒的心情也被扫了个一干二净。

苏皖被那么一搓,脑子里气就上来了,晕晕乎乎地随意道了声“那你可要记好了”便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束手束脚地站在原地,像块硬梆梆的木头桩子。

林途见了他这样儿,在心里掂量一下,估计...

【叶蓝】梦。

-短篇流。小糖。
-渣文笔。
-或许ooc。

暖洋洋的阳光从拉上的窗帘后面透出温度,日上三竿还赖在床上的人突然一个打挺,笔直直地坐了起来。

僵坐了半天,床上的人才身形一晃,慢悠悠地起床穿衣。

三两下解决了外观问题,踩上放在卧室门口的塑胶拖鞋,反手抄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关上空调,身材修长的男人抽抽鼻子,嗅着弥漫在空气里的香味儿,抬脚便往厨房走去。

青年理所当然的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偶尔偏过脸来还能看见明显的睡痕,这时候守在灶前,等着数上几秒翻好最后一个鸡蛋。

他还在心里默念着数字,专心的盯着锅里,就猝不及防地被横腰抱住。

起码十几厘米的身高差,叶修屈就他,不管脖子压的酸痛,把都埋在许博远的脖颈间。从大早上就开始动摇...

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假徊安:

给影影画的同人,还顺便画了个吐槽x @江无月何染熙城

桂落。上

一个小可爱的生贺。
林途就是那个小可爱。

一阵微不可察的剑风扫过。

苏皖脖颈间的力道一瞬之间松懈下来,身后人魁梧的身子没有一点缓冲,直直地倒在地板上,弄得本就老旧的木质地板痛得发出咚的一声巨大闷响。

林途拉了一把苏皖的手腕,在那猛汉的血尚未溅苏皖一身之前,堪堪将人拉至自己身旁。

“多谢。”苏皖朝林途报以礼仪性的一笑,并没有急着送剑入鞘。

林途心下明了,唤来了还被慑着的老板娘,一如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端着温和的语气向她讨要一方布巾。

老板娘咽了口口水,胡乱应了两声,便颤着步子三步一趔趄地进了里屋。

苏皖抬头轻望向他,林途也不躲闪,目光坦直地迎上去,眼中笑意满得像要溢出来。

像一只...

【叶蓝】许博远的五次告白-1【情人节贺文】

算是赶上了,没修,半睡半醒瞎写写。
ooc,渣文笔,短小。
情人节快乐。

-----------------------------------------
许博远曾对叶修说过五次喜欢。

第一次是在新年,大寒的天,一片喜庆的红却好像硬生生地祛除了几分寒意。许博远本是准备回父母家中吃年夜饭的,但是去大春那里请假的时候,却被告知今年的值班名额要多加几个。去得较晚的他和还在整理请假名单的梁易春对视片刻,最终还是妥协,给父母去了个电话。

回宿舍把还没收拾好的行李一一放回原位,许博远便去了工作室开了自己座位上的电脑刷卡上线。他甩了甩鼠标,瞄了眼左下的聊天框,正巧,刚刷出一个野图boss。

按着坐标飞奔...

【亲子分】8:45P.M

-短篇流
-文笔渣
-BGM《Locked Away》by Tiffany Alvord

罗维诺醒来的时候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他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体验了。眨了眨眼,他才敢确定自己确实把眼皮撑开了。

“搞什么…”他粘粘糊糊地小声嘟囔着,声音还带着刚苏醒的模糊朦胧。他翻身从沙发上坐起,刚从温暖的毯子里脱出的脚赤裸着就踏上了冰凉瓷砖,皮肤的抗议从神经末梢直达中枢,让罗维诺打了个激灵。

这才让还半梦半醒的罗维诺彻底清醒。

熟悉的客厅里没有开灯,到处都是黑糊糊的。落地窗被厚重的窗帘掩住,没有一丝光亮透进来。

这是罗维诺和安东尼奥同居的公寓没错。

他一手抄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摁亮屏幕,突兀的亮光让他稍稍眯了眯眼。

8:46P....

【叶蓝】捎风离 一。

•信客设定。
•文笔渣。
•废话连篇。
•OOC与BUG齐飞。
•更新缓慢。
•剧情仓促,短小。

————————

蓝河往手心里呼了一口气,望了望屋外头苍白的天空向母亲求情,“妈,这也快赶上新年了,屋外头这么法子冷——”

“你小子也知道快赶上新年了,你哥寄回来的物什还想在人家信客那儿搁上多久啊?快,快去。”

母亲可不管蓝河的哀怨,只一个劲儿地把他往外推搡,蓝河没有法子,只好慢慢吞吞地出了门。


十二月的天气一点都不温柔,用凌厉的风一道有一道地刮着人的皮肤。蓝河才跨出门槛就被风吹得张不开嘴。他紧了紧身上的袄子,搓红了手,这才一步一步地挪向那信客的简陋屋子。

他之前跟着他哥住在城市里,他哥在城中闯出了一番业绩...

打场比赛谈场恋爱【四】

一座咸桥:

*和 @江无月何染熙城  @夙离笙歌  @吊兰上的蓝调子 的联文


*cp有点多,见tag,请确定可食用后再↓


*OOC和渣属于我



前文走:    



打场比赛谈场恋爱  四


-



火锅计划是来苏黎世前职业选手们就设想好的,决意要让外国选手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感受到中华民族的伟大。



无奈赛程太过紧张,再加上水土不服等等原因,...

话酒言歌-主线•沈徊安-

跟这个小姑娘住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妖鹿咬了一口手上的不知名果子跟他面前的一只松鼠对视,沉默良久。
那个小姑娘还是不肯说出她的名字,也不愿意为他取一个好听的名字,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点儿太无理取闹了,擅自缠着她在她的木屋里住下,虽然小姑娘的家里好像只有她独自一人。
是松鼠先打破了沉默。小小的松鼠吱了一声就摇着蓬松的大尾巴窜走了,妖鹿把手里的果核抛到一个破瓷碗里,叉着手走出了这间属于那个姑娘的小破屋。
今天的天气有点儿好的过头,是妖鹿最喜欢的暖阳清风。暖暖的阳光洋洋洒洒,连带着空气也变得温暖起来,在慵懒的八月沉沉浮浮。空气里还有桂花的香,原本以为森林里是不会有桂花树的,但想起来,大概是那一缕清风掠过村镇时...

© 焰阳城Ar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