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热血上头瞎写写。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梦。

-短篇流。小糖。
-渣文笔。
-或许ooc。

暖洋洋的阳光从拉上的窗帘后面透出温度,日上三竿还赖在床上的人突然一个打挺,笔直直地坐了起来。

僵坐了半天,床上的人才身形一晃,慢悠悠地起床穿衣。

三两下解决了外观问题,踩上放在卧室门口的塑胶拖鞋,反手抄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关上空调,身材修长的男人抽抽鼻子,嗅着弥漫在空气里的香味儿,抬脚便往厨房走去。

青年理所当然的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偶尔偏过脸来还能看见明显的睡痕,这时候守在灶前,等着数上几秒翻好最后一个鸡蛋。

他还在心里默念着数字,专心的盯着锅里,就猝不及防地被横腰抱住。

起码十几厘米的身高差,叶修屈就他,不管脖子压的酸痛,把都埋在许博远的脖颈间。从大早上就开始动摇...

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假徊安:

给影影画的同人,还顺便画了个吐槽x @江无月何染熙城

桂落。上

一个小可爱的生贺。
林途就是那个小可爱。

一阵微不可察的剑风扫过。

苏皖脖颈间的力道一瞬之间松懈下来,身后人魁梧的身子没有一点缓冲,直直地倒在地板上,弄得本就老旧的木质地板痛得发出咚的一声巨大闷响。

林途拉了一把苏皖的手腕,在那猛汉的血尚未溅苏皖一身之前,堪堪将人拉至自己身旁。

“多谢。”苏皖朝林途报以礼仪性的一笑,并没有急着送剑入鞘。

林途心下明了,唤来了还被慑着的老板娘,一如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端着温和的语气向她讨要一方布巾。

老板娘咽了口口水,胡乱应了两声,便颤着步子三步一趔趄地进了里屋。

苏皖抬头轻望向他,林途也不躲闪,目光坦直地迎上去,眼中笑意满得像要溢出来。

像一只...

【叶蓝】许博远的五次告白-1【情人节贺文】

算是赶上了,没修,半睡半醒瞎写写。
ooc,渣文笔,短小。
情人节快乐。

-----------------------------------------
许博远曾对叶修说过五次喜欢。

第一次是在新年,大寒的天,一片喜庆的红却好像硬生生地祛除了几分寒意。许博远本是准备回父母家中吃年夜饭的,但是去大春那里请假的时候,却被告知今年的值班名额要多加几个。去得较晚的他和还在整理请假名单的梁易春对视片刻,最终还是妥协,给父母去了个电话。

回宿舍把还没收拾好的行李一一放回原位,许博远便去了工作室开了自己座位上的电脑刷卡上线。他甩了甩鼠标,瞄了眼左下的聊天框,正巧,刚刷出一个野图boss。

按着坐标飞奔...

【亲子分】8:45P.M

-短篇流
-文笔渣
-BGM《Locked Away》by Tiffany Alvord

罗维诺醒来的时候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他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体验了。眨了眨眼,他才敢确定自己确实把眼皮撑开了。

“搞什么…”他粘粘糊糊地小声嘟囔着,声音还带着刚苏醒的模糊朦胧。他翻身从沙发上坐起,刚从温暖的毯子里脱出的脚赤裸着就踏上了冰凉瓷砖,皮肤的抗议从神经末梢直达中枢,让罗维诺打了个激灵。

这才让还半梦半醒的罗维诺彻底清醒。

熟悉的客厅里没有开灯,到处都是黑糊糊的。落地窗被厚重的窗帘掩住,没有一丝光亮透进来。

这是罗维诺和安东尼奥同居的公寓没错。

他一手抄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摁亮屏幕,突兀的亮光让他稍稍眯了眯眼。

8:46P....

【叶蓝】捎风离 一。

•信客设定。
•文笔渣。
•废话连篇。
•OOC与BUG齐飞。
•更新缓慢。
•剧情仓促,短小。

————————

蓝河往手心里呼了一口气,望了望屋外头苍白的天空向母亲求情,“妈,这也快赶上新年了,屋外头这么法子冷——”

“你小子也知道快赶上新年了,你哥寄回来的物什还想在人家信客那儿搁上多久啊?快,快去。”

母亲可不管蓝河的哀怨,只一个劲儿地把他往外推搡,蓝河没有法子,只好慢慢吞吞地出了门。


十二月的天气一点都不温柔,用凌厉的风一道有一道地刮着人的皮肤。蓝河才跨出门槛就被风吹得张不开嘴。他紧了紧身上的袄子,搓红了手,这才一步一步地挪向那信客的简陋屋子。

他之前跟着他哥住在城市里,他哥在城中闯出了一番业绩...

打场比赛谈场恋爱【四】

一座咸桥:

*和 @江无月何染熙城  @夙离笙歌  @吊兰上的蓝调子 的联文


*cp有点多,见tag,请确定可食用后再↓


*OOC和渣属于我



前文走:    



打场比赛谈场恋爱  四


-



火锅计划是来苏黎世前职业选手们就设想好的,决意要让外国选手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感受到中华民族的伟大。



无奈赛程太过紧张,再加上水土不服等等原因,...

话酒言歌-主线•沈徊安-

跟这个小姑娘住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妖鹿咬了一口手上的不知名果子跟他面前的一只松鼠对视,沉默良久。
那个小姑娘还是不肯说出她的名字,也不愿意为他取一个好听的名字,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点儿太无理取闹了,擅自缠着她在她的木屋里住下,虽然小姑娘的家里好像只有她独自一人。
是松鼠先打破了沉默。小小的松鼠吱了一声就摇着蓬松的大尾巴窜走了,妖鹿把手里的果核抛到一个破瓷碗里,叉着手走出了这间属于那个姑娘的小破屋。
今天的天气有点儿好的过头,是妖鹿最喜欢的暖阳清风。暖暖的阳光洋洋洒洒,连带着空气也变得温暖起来,在慵懒的八月沉沉浮浮。空气里还有桂花的香,原本以为森林里是不会有桂花树的,但想起来,大概是那一缕清风掠过村镇时...

明天会更一个人设和一条主线。
人设是珀一的,主线是沈徊安的。
跟开始说的剧情不一样,人设大概敲定后变得很多。
公寓里基本都是妖怪。差不多像是妖怪的聚集地或保护所,可以理解为组织这么一个地方。
后续再推敲,先写点儿和公寓无关的。
姑且打个tag。

话酒言歌-人设-

沈徊安
喜欢跑步,每天早上为了跑步都会比他人早起一个小时。晚饭后也会拉上蓝棂出门跑步,已经形成了习惯。是很活跃的存在。虽然被洛南笙怀疑过有多动症,但其实只是喜欢那样的状态而已。意外温和的性格,平时处事圆滑。但是听说被触碰底线后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大家都被洛南笙警告过绝对不能尝试,稍微也不行。金钱倾向严重,收藏的钱财无论是谁都不能碰。清爽的栗色碎发,发丝柔软,经常被大家摸来摸去。头上除了漂亮的头发以外还有一对不知为何不能收回去的鹿角。但是除了卯一,人类一般都看不见。面容清秀,皮肤有着不同于其他运动爱好者的白皙,深黑色的眸子只有在看见钱财的时候才会异常闪烁,笑的时候会显露出自己的小虎牙。如无意...

© 阳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