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叶蓝】无用。一。

-更新不定期。

-夹带喻黄,春笔私货。

-写着长篇很难受,推了三次剧情设定最后决定先写个短篇冷静一下。


大二生的宿舍里,每天都流传着什么什么人又脱团了的消息。



许博远也是大二的,荣耀大学的宿舍条件好,四个人一个套间,各有各的房间。他们宿舍也是如此。但是临开学的时候出了点儿意外,现在他们的宿舍是五个人在住。


多出来的那个人,叫毕言飞。据说是刚入学就跟从高中就在一起的女朋友分了手,本来是没有申请宿舍,要在外面租房子的。分手过后,自然就不好再在一起合租了。可没有想到这位兄弟这么时运不顺,宿舍申请也结束了,又没有足够单独租房的生活费。百般没有办法之下,只好拜托同样也是高中同学的梁易春,死皮赖脸入住了204。


由于没有多的房间,梁易春同志又有极高“谁揽的事情谁负责”的政治觉悟。毕言飞的床位,自然是共享了梁易春的。


换句话说就是——他俩住一个房间睡一个床。


关于这件事,大家都没有什么感受。反正都是笔直笔直的直男,这种事情正常不过了嘛。一群大老爷们儿也不介意,毕言飞兄弟要是嫌弃大春的作息习惯,他们也欢迎他来自个儿房避难。


梁易春同志不这么想,他好像十分介意。对于毕言飞住宿问题的态度十分坚决,一定要跟他共享自己的房间。坚决到许博远这个众直男中一点弯,都有点儿“他俩有情况”的感觉。


而大一就这么凑合着过了,梁易春和毕言飞也挺正常。没出什么大事儿,相处就像两个直男的兄弟感情。许博远也慢慢没了想法。


梁易春:呵。too young。


身为大二宿舍群中的一员,他们能逃得掉被别人脱团的消息拍一脸的诅咒吗?


不能!


于是许博远今早上一起来就被拍了一脸他俩昨天在一起了的情报。


他刚睡醒,脑子迷迷糊糊的,眼睛都还没睁完全。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狗粮砸了个精神。


震惊片刻,他稳住气场,表情冷漠语气真诚地骂道:“呵,狗男男。”


坐在电脑前面的舒光旋也表情冷漠语气真诚:“呵,狗男男。”


如夜寒惊了。


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么高贵冷艳的!


梁易春和毕言飞昨天刚确认关系,今天一大早就借着周末要出去名曰踏春,实则谁都看得出来是约会。


啧啧,春天来了啊。


许博远可没有那两个满脸春光的人那么悠悠闲闲,他大一的时候追随高中学长的脚步,报了广播社。虽然不像高热门社团那样忙忙碌碌,但也没有普通社团那么轻松。校园广播可是他们社团负责的。虽然说广播部人多,这事儿分下来也没多少,可毕竟还是有活干,占用点时间也是难免的。


就连这种难得春光大好的星期六早晨,许博远也落不到闲,待会儿还要去跟校园广播站下一周想请的嘉宾同学周旋。


说到这广播嘉宾,被邀请到的从来都不会拒绝。而这位还是头一个,用的理由居然还是“刚解决完一个课题,不想做事了。”


多理所当然啊!


听说这位还是学生会的,许博远想想都哭笑不得。学生会啊,那可是全校最忙活的团体了。在学生会干事的,居然还会有这么严重的懒癌啊?想想都不可能。


许博远虽然不太擅长周旋这一事,但他人好交际关系也好,还乐于助人。周身的气场宛如暖阳清风,大家跟他交往,交往着交往着就不自觉会有一种“好好好好帮你做什么都没问题的!有麻烦了请一定要第一个来找我别找其他人!”的感受。特别是被他帮过忙的人。十分神奇。


这也是为什么广播部会把这种事情交给他的原因。


刻意的套路周旋吃不下你,就用自然到骨头里的人格魅力打动你!


可许博远同志并不知道这一点,还当这是广播部的人对他的锻炼。可谓是提了十二分的精神,事前做了许多功课和准备,势必要将这人拿下。


怀着雄心壮志的小同志踩着满心的春光明媚,期待着自己在广播部的发展,走出了宿舍走上了贼船。



哦,之前说过。许博远,他是个弯的。


他其实真的只是有一点点弯——他只是喜欢一个人,并不是男人这个性别。


他哼哧哼哧喜欢了那个人好几年,从初中开始,学到虚脱总算是考上了那个人的高中。可那人比他大三岁,就算考上同一所高中也不能一起读书。


于是他又开始哼哧哼哧,学到飞升。总算是考上了荣耀大学。


就这么个让他卖命努力学习的人,说来委屈,许博远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对啊!喜欢了几年的人,居然连个名字都不知道。


听起来很匪夷所思,但这也不能怪他。


他初中的时候喜欢上他偶像,也就是他跟随着进了广播部的那位学长。那时候老跟偶像在一起出现的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他喜欢的人。


而他只知道他们是同校,名字?问谁?问他偶像?别开玩笑了。


其实许博远他偶像——荣耀大学风云人物,广播部副部长黄少天,人称黄少。是住在许博远对门的。按照套路来讲,他们的发展应该是竹马竹马,他偶像周围的人,许博远应该再清楚不过的。


但问题就出在这儿了。


其一是因为许博远本来就抱了崇拜的心情,接近的时候都有点别扭,黄少天久而久之就不太亲他。其二是绕着黄少天转的人多,可黄少天好像分了阶级。普通朋友一大堆,交心的朋友就是许博远他喜欢的人所属的那几个。但真真正正带回家玩儿过,许博远知道名字的,就只有一个。


荣耀大学现任学生会副会长,广播部部长,喻文州。


因为这位学生会长的关系,黄少天高中时期基本上不会出来浪,一直窝在宿舍,家和教学楼三点一线。大学的时候好得多,不过许博远大学时候就不太有跟黄少天面见面的机会了。所以许博远人是喜欢上了,却什么都没有机会去了解。


现在他大学了。


意思就是,他再也不能追逐他了。哪怕他再能耐,哪怕他并没有被察觉。也不能再一味的尾随他。


这话想的,许博远摸摸鼻子。感觉自己像个跟踪尾随的变态。



暂时抛下那些杂七杂八的个人感情,许博远开始认真的思考广播部的公务。


要周旋的人叫叶修,是大四的前辈。没有照片,许博远怎么都找不到照片。校园论坛里叶修也是个风云人物,似乎有许多人会讨论他。可许博远粗略翻了一下,没有看到类似于照片的图片,自觉没有什么太有用的情报,就关了论坛,直接去问喻部长了。


论坛里风言风语,借着那些话来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戳人雷点了。还是问跟人走的近的人问来得比较稳妥。


喻文州平时挺亲民的,没有什么部长会长的架子,待人如春风般温暖,待敌人也如春风般温暖,待黄少天那更是犹如冬日的暖气般温暖。广播部上上下下,有事儿都喜欢问他。本来这种情况很大可能会造成喻文州的不便,可他人格魅力强啊,大家都知道个分寸,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不会去叨扰喻部长。许博远这也还是第一次找到理由去麻烦他,心里嘿嘿嘿,脸上也嘿嘿嘿。


崇拜黄少这么多年,连带着了解了喻文州。许博远只觉得他俩都是万丈光芒的。


喻文州并没有多做评价,黄少天不在宿舍,没有机会口头小论文。于是许博远只了解了几句话。可出于对喻文州的滤镜,他就觉得这几句话已经足够应付那个叫叶修的了。


又在脑里过了几遍待会儿一见面就要说的话和接下来要打的感情牌等等一系列,他敲响了叶修前辈的宿舍门。


tbc.

评论(7)
热度(48)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