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叶蓝】不理朝夕。下

-我滴远仔生日快乐!

-OOC是肯定有的,私设同可以扯证。

-用的是这个梗,有改动,上点头像。


5.

等叶修再有机会见到许博远,已经要开春了。


兴欣青训营组织去蓝雨参观交流,由叶修领着一群小朋友。方锐本以为终于能看到他手忙脚乱,叶修却还是从从容容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个平时生活自理等级低下的宅男。


毕竟也是把联盟女神带大的人。


叶修运气不太好,刚到广州就遇上了连本地人都要感叹的阴沉天气。他又从来都是对这些随意的,一天下来,果不其然就感冒了。


就这样,他居然还是要撑着去指导小朋友们。一边咳嗽一边吸鼻子,一边还要出声点拨他们。让人看着都辛苦。


最后还是蓝雨那边负责跟他们的人看不下去,给叶修指了蓝雨内部人员休息室的方向,让叶修去找他的一个同事。


“小许的包里肯定有感冒药。平时这些东西他都带得很齐,双肩包一个,像个百宝箱似的。同事们急需的时候问他要就行。叶神您先去找一下他包吧?我现在去给您买。”


叶修吸了吸鼻子,认命地去找人口中的同事。



于是叶修推开门,入眼就是靠在沙发角落里睡着的许博远。


“哟,小许同事,是你啊。”叶修轻手轻脚摸到许博远跟前,蹲下来看他。


许博远好像也感冒了,眼睛闭着,眼睫毛还在颤。看起来就知道睡得并不是很踏实。鼻子通红,嘴张着,随着胸膛的起伏,一下一下地呼吸。


叶修之前才确定自己的心思,本以为再见到人会满心都杂乱,真到这时候了,心里却惊人的沉静。


如同那天偶然想念时的天空,再也滴不出一滴雨点,澄净又空明。


叶修没由来的就觉得自己像一只在外游荡许久,而此刻才终于归巢的鸟。他低下头,满怀眷恋地轻吻许博远的额头。


不得不承认,他每一次呆在许博远身边时,都有一种几乎全身心都沉下来,安定下来的感觉。简直就如从久远的从前,一路走来的熟悉与默契。


叶修想,这应该不是错觉吧?


这一定不是错觉。



6.

叶修又磨蹭了半天,才起身去翻许博远的包。


手下的包他看着眼熟,好像是某一赛季联盟推出的限量版双肩包,君莫笑的款式。简单大方的红配黑,配出的就是几年之间,仅属于叶修的荣耀。


包是双层的,叶修虽然觉得随意翻别人的包不好,但也无奈。


仗着他自认为一直挺好的运气,叶修开了第二层。


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倒是有个小夹层。叶修拉开拉链,撞入眼的就是一片红。


两张大红的证件,封面烫金的几个大字,是“离婚证”。细看,旁边还有一张实验参与证。



7.

过了几分钟,叶修的手才开始重新恢复知觉。


他又反复确认似的看了几遍那三张证件,最后深吸一口气,搓了搓手指。


他的心脏从刚开始就跳地剧烈,几乎有一种随时都能窒息的错觉。


缓了片刻,他瞄了眼仍在熟睡的许博远,跑到外面走廊上摸出一根烟,点燃后深吸一口,静默在一团白烟中,感受着从额角传来的清晰的疼痛感。


的确不是错觉,叶修想。


许博远是他的。



8.

许博远刚醒的时候,休息室里空无一人。


他迷迷糊糊地睁了会儿眼,才将思绪全数回笼。恢复手术对他的消耗特别大,本来许博远还以为他能扛过,才冒险选择暂时忘记叶修的。


叹了口气,他将双肩包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去重新工作。


最近请的假也太多,虽然梁易春等人都能够体谅他的苦衷,但惹得别人说闲话,总归是不太好。


谁知他刚推开门,扑面就是一股烟味。


叶修还是靠在走廊墙壁上,捏着手里的一根烟,没点燃。身影静默成了一片阴沉,脚边几个孤零零的烟头,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心头一抽。


许博远皱了眉,几步过去抢了叶修的烟,很难让自己的语气好起来,“叶神,这里不准抽烟的。”


叶修没说话,只是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用一种许博远熟悉得不行的眼神看着他。


刚抽了烟,他的手指上都沾了烟草味儿。许博远愣了愣,被这个动作狠狠地安抚了一下,一边在心下唾弃自己没用,一边又担心自己的头发是否也会染上味。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才把手放下来,闷着声音开口:“许博远,我问你一个问题。”


青年眉头还没来得及舒开,转眼就要皱得更紧。


叶修就用一根手指压在了他眉间,慢悠悠的语气,脸上的表情也随意,只是眼睛深的可怕,“又不是要追究你,别皱眉啊?”


许博远顺了他的动作,强压下心头的不安,视线飘忽了一阵。半晌,叶修才听见人低声应道:“……你问吧。”


“为什么离婚?”


许博远没想到叶修问得这么直接,还没反应过来,心下的不安避无可避地被直光照射,几秒过后,眼角泛起一阵酸涩。


他眨了眨眼,语气委委屈屈地,“你问我这个我也……”


许博远说着就觉得委屈到了极点,明明是两个人的决定,这时候却像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可叶修没等他委屈完,直接就伸手将人拉过来抱住了。


他在许博远耳朵边上叹了口气,“都说了不是要追究。况且这事儿怎么看,都是我的错更多吧?”


青年把头闷在他怀里,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只能使劲眨着眼。


叶修就这样抱了一会儿,估摸着差不多了,就把人从怀里面挖出来。


许博远垂着眼,脸刚在叶修怀里烘了会儿,这时候也是红的。看起来格外乖。叶修看他这幅样子,就忍不住的心底发软。


这是他命里就该遇到的那个人啊。


不理会时间,不存在距离,只要他的心仍在跳动,总是会栽在许博远手里的。


于是叶修敛了漫不经心的掩护,借残余的烟气遮掉了难得的紧张,用肯定的语气开口:“许博远小同志,打个申请呗。”


“啊?”


“申请回岗再观察,撤销我以前上交的辞呈。行不行啊?”



他们站着的地方灯光不太好,有点暗。看着东西总归还是有点不舒服。


而许博远盯着叶修,丝毫不在意那些。他的耳膜一阵鸣响,心上像是被撒了一把烟花,熟悉了好几年的感觉从背脊一直爬到后颈,刚压下的酸涩又开始躁动。


他现在就想亲叶修。



9.

窗口的办证员用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站着的两个人,带着好笑的意思嘟囔,“嘿,你俩可真有意思。前几个月不是才来办离婚吗。”


叶修弯了下嘴角,用了点儿力捏了捏许博远的手,回道:“那不是一时冲动嘛。”

评论(5)
热度(42)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