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头像是神仙送的,背景是我偶像段珏哥哥给写的。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途皖】不解风月。

-@林途 的生日贺文!
-@苏皖 ,江阳=本人。
理科生情话部分来自知乎北落。

林途踏进办公室的时候,看起来就像一个往里打了铁丝的布偶,浑身上下透着幸福的疲惫。

初中的学生们总是有着花费不完的精力,对于帅气的老师更甚。

而很不幸,我们的林老师就处于“帅哥老师”的行列,还多了会说情话这一加分项。

明明应该是即将开始的几年课程中最轻松的用来自我介绍及交接适应的第一节课,而学生们的热情却折腾地他累的想要投胎。班上的女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抓住一个帅气又看起来通情达理的语文老师,争先恐后地明里暗里地倾诉自己的恋爱烦恼,咨询恋爱问题。

而想要给同学们留下一个良好印象的林老师没有拒答的选项,一节课下来,口干舌燥,身心俱疲。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课铃响起,林途快憋出汗水的眼睛终于划过道光,做了个得体亲切又幽默的结尾,便想逃回办公室去。

半路上却遭好汉拦截,一个看起来挺精明的女同学挡在他面前,一股脑倾诉了一大堆。林途勉力微笑应对,最后收获了女同学一句,“林老师不愧是语文老师呢。之前我们想过咨询苏老师来着,可惜苏老师是理科生。不解风月。”

“苏老师?”

“苏皖,我们的数学老师啦。跟老师你一个办公室的,待会儿老师回去应该就能见面吧?”

语落,好汉终于愿意放他通行。林途心下感激姓苏的这位救命恩人,同时又想,“哦,原来就是因为这位苏皖老师不解风月,我才惨遭如此虐待。”

害怕半路再陡生事变,林途三步并一步走回办公室,却不见所谓的苏老师,只有一个看起来悠哉悠哉的人。正是带他熟悉新岗位的老友。

林途颓颓地趴在了自己桌上,跟江阳搭话,“二阳,你都不管你们班崽子们的早恋问题的?”

“今年刚在一起的都被我棒打鸳鸯了,剩下几对都在一起比较久了,拆了反而容易影响学习。”说完他回眸睨一眼林途,“怎么,被逼上贼船做树洞了?”

“是啊。”林途又趴了会儿,猛的直起身,“唉不是我说你怎么会这么熟练啊?”

江阳指了指某个桌位,“苏皖刚来的时候也经历过。不过他那时躲过了一劫。”

又是苏皖,林途重复嘀咕了一遍这个名字,又继续趴下了。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个把锅全都留给自己的人到底长个什么样儿。

“苏皖刚去上课了,等他回来让他教你怎么回拒这种事吧。”

林途闷声“喔”了一下,不由自主开始抱有等待着人回来的心情。

他就这样在办公室上趴了大半小时,居然也还清醒。江阳以为他已经睡着了,做事都是轻手轻脚的。这就是导致当门开的金属碰撞声响起的时候,有一种撕破空间的感觉。

林途听见这声儿就猛地直起了身子,一双清醒地不得了的眼睛望着办公室门口。江阳被他吓了一跳,还以为开门的那位惊醒了这位大爷。深知友人多年起床气的江阳一瞬间在脑内演习了三十八种调解纠纷的方法。

而林途做完仿佛要寻仇般的抬头瞪视动作之后就怔住了。直到进门那位发声:“你是……今天新来的林老师吗?”

林途:“啊……是。”说着便点了点头,“林途。苏老师?初次见面。”

这场面,江阳的第一反应竟不是对友人态度的震惊,而是“林少侠?久仰久仰。”“哪里哪里,苏少侠,在下才是,百闻不如一见。”的画面。

苏皖笑了一下,“正好,我这里还有女同学刚送我的礼物,手工做的,林老师也拿一点吧?那小姑娘手还挺巧的。“

林途接过,脱口便是一句“哎哟这怎么好意思呢苏老师,真是谢谢了。明明是学生送你的…”

苏皖看了眼他的脸,露出一个说不出意味的笑,“没有,林老师。你太夸张了。”便摆了摆手,回了自己桌。

林途原地愣了会儿神,才回味过来——自己一紧张居然打了官腔,而苏皖还接梗了?!

他在内心谴责自己一刻钟,又为自己这明明在他人面前就能表现得八面玲珑却在苏皖面前犯了个大傻的行为痛心疾首。

平静片刻后,他回头看了眼江阳,又看了一眼桌上的手工甜点。再看看江阳,又看看桌上的手工甜点。

等林途来来回回憋了许久,江阳受不了了,正准备开口,就听见林途终于憋不住了,虽然支吾了好半天,但好歹也是憋出来一句话。虽然声音比蚊子还小,“这个学校的学生都这么送老师手工礼物吗?”

江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他说:“大概……不是的吧?”

林途更颓了。

下午林途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精神,他上完课回来,苏老师仍然不在办公室。江阳向他招招手,让他借一步说话。

江阳直到现在才算缓过来一点理智,仔细将友人今日的异常前后一捋,震惊地发现了一个事实——

“你不是吧林途,你和苏皖才认识不到一天??”

林途斜了他一眼,“一见倾心都不懂,你白活这么多年了。”

“我也没有过啊?”

林途不接话茬了,他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望着操场上几个人影,用那酸溜溜的文艺腔开口,“有些人你总是抓不住,喜欢的再地久天长,也只有个好散或不好散的下场。而就有那么个人不一样,他能让你在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在心中山合天塌,天地变色。然后你知道,若你得到这个人,从此以后便不能再摆脱掉。”他顿了一下,“江阳,你懂我吗?”

江阳不懂,他想,语文老师可真他妈不得了啊,情话脱口就搞的人一愣一愣的。

最后江阳表示,如果林途真的要追苏皖的话,他一定会支持。

接连几天,苏皖都会收到林途带来的早餐。

在第五天收到林途带的早餐后,苏皖终于达到了脸皮的临界线。他接过林途手上的蒸饺,委婉地开口:“其实……光是那天见面礼的事情,不用回礼到这个地步的…。再说那也是别人送我的……”

林途脸上的微笑破裂了一瞬,不提还好,这样一提起来,林途简直想要马上把那个送礼物给苏皖的学生揪出来,好好思想教育一番。可仅一瞬,他马上平复了心态,和煦地对着苏皖开口:“没事,这本来也不是那件事的回礼。只不过我顺手而已,不算事儿。”

苏皖眨眨眼睛,盯了林途片刻。知道把林途盯到不自在地感觉脸上有点烧,才放过了他,很轻地笑了一下,“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林途能感受到自己耳后烧红了一片,他勉强用滴水不漏的言语结束了话尾,脑子里全是苏皖笑的那一声,觉得身子都麻了半边。

苏皖整理了课件上课去了,而他还维持原样坐在座位上,过了一会儿将脑袋埋在了手臂里。

江阳啧啧称奇。

林途还没来得及踏出教室就被女同学围截了。女同学们个个两眼放光,春心荡漾,“林老师,你和苏老师究竟谁更会说情话呀?”

林途:“啊?苏老师不是理科生吗。”

女同学:“怎么样瞧不起理科生吗!苏老师早上居然来问我们怎么写告白的情话了。我们让他先自己说一句,没想到杀伤力巨大啊!”

林途的重点就抓得奇怪了,他眨眨眼,疑惑地发问:“告白的情话?”

女同学:“啊,对!差点忘了问老师了,苏老师到底是有什么内情呀?林老师身为内部人员,不应该不知道吧。”

林途心下浮上一种不太知道是怎样的感受。

啊,操,他还真的不知道。

后来,林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打发走那群女同学的。他走回办公室时,苏皖还是不在,他站在门口望着苏皖的位置怔愣良久,直到江阳趴过来拦住他的肩。

江阳:“怎么啦,看上去要梨花带雨的样子。”

林途没理他,憋出一句:“我简直觉得他像湖里映出的星辰,无论我怎么捞捕,都始终无法接触到他。而他泰然自若,分毫不受我的影响。无论我如何卖力,都不过只是镜花水月罢了。”

江阳松开了,文科生太他妈可怕了。

林途也没心情继续呆在办公室里了,反正下午没课,他径自走出了办公室,踱到学校为了招待各级领导而专门建的小花园。想散步。

哪成想林途没走几步,就听一个女声。

“苏老师,我………”

傻子都知道这样的开头接下去会有什么内容。

林途内心巨震一下,委屈地想,“我操原来这种狗血剧情还真的能发生啊。”

苏皖找到林途的时候,学校已经放学半个小时了。

林途躺在小花园一处草坪上,挺不容易被找到的。傍晚的阳光很好看,撒在林途的侧脸上,有点儿青春文学中那种阳光少年的感觉。

暖洋洋的,让人想恋爱了。苏皖想。

于是他走到林途旁边,捂住了他的眼睛。

触手是被阳光捂得暖和的温度,苏皖笑了一下,慢悠悠地开口。

“人的行为本质上可以归结为是基因控制的,通过合成各种激素各种酶和化学物质,来控制各式各样的性状和行为,归根结底 我们只是受基因控制的傀儡而已。”

“但换句话说,可能我爱上你,是一出生就注定的事情。”

“而你被我爱上,也是一出生就注定的事情,
甚至,减数分裂完,一切尘埃落定时,我就已经爱上了你。”

把手拿开,苏皖对上林途那显得特别茫然的双眼。

苏皖望进那双掺了些许暖色的眼瞳,感觉整颗心都被暖化了,软乎乎的。

对视一会儿,苏皖忍不住戳了戳林途,“回答呢?”

还用回答吗——

林途捂住心脏,感觉浑身都有点燥。嗓子干得不得了,一开口就能结巴。像是心脏病病人发作时的那种感觉一样。

他觉得现在他俩需要的不是一个答复,而是一个120。

说好的理科生不解风月,不会情话呢?!

这可真他妈要命啊……。

评论(2)
热度(7)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