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叶蓝】魂结。一

-已经写了好久的存文先放第一章,然而我连第一部分都没写完应该更新龟速。
-瞎jb乱扯设定,除妖师叶x狐妖蓝。



叶修双手撑在墙头,借着叶片的遮挡一个使力,安稳落在一户窗台上。

那化作原形的小妖浑身颤抖地更加厉害,连一声细小的呻吟都不敢脱口,屏着气,睁着一双染了血污的眼,看着叶修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银制品在自己手上划了道,口中还念念有词。

猫妖受了重伤,神智混沌一片,此时倒也还能从本能地感到恐惧——

那是签订单向魂契的法式。而单项服从的是哪一方,自然不必多说。

猫妖认命地闭起了眼,心中有些悲壮地准备接受自己不久就会被得到更好契妖的除妖师抛弃的未来。

但想象中的热感没有向他袭来,却有“咚”的一声。他撑开眼皮,一只小巧又浑身血污的雪狐从一旁柜里一团破棉絮一样的地滚出来,像是有几处骨头已经折断了一样,显得那团掺了血和灰的白看起来轻飘脆弱又奄奄一息。

而叶修的单向魂契,不偏不倚,正巧落到了这团雪狐身上。

猫妖一怔,连神智都清醒了几分。被这人下契也能下歪的水平感到了震惊。震惊过后,又被劫后余生的喜悦冲了个血脉滚热,一骨碌从地上跃起,奋力向外逃了出去。

叶修没拦他,又蹲了一会儿,搓搓手指,想摸烟却发现自己今天没带出来,只好摇了摇头,撑住窗棂,一跃进了屋。双手抄起地上那团仍在昏迷,对任何发生的事变都不知情的雪狐,好生护在了怀里。又几跃,离开了这个地儿。




蓝河猛地睁开眼,没有忙着动作,维持着刚醒来的姿势,谨慎地打量着周遭环境。

入眼是一片雪白的墙壁,干净非常。他将视野里能望到的东西打量了个遍。狭小的单间,却因没有几样东西而显得有些空旷。在这个房间里唯一称得上正经家具的东西,或许只有他身下这张床。

不知这是何处,但绝不是他原本匿身的地方。蓝河收回了目光,凝神悉听。不动声色的戒备了起来。

木门突然“吱呀”一声响,蓝河迅速看了过去,一个一身休闲服的男人推门进来,手上还端着一个小盒子。

男人看上去神色不太好,满脸的疲惫。刚进门就脱口一句,“醒了?”

蓝河不动,也不应他。男人倒也没在意,走过来蹲在他面前,直视着那双冰蓝的眼瞳,伸出一根手指:“我叫叶修。”

蓝河仍不作回应,在心里盘算着要如何逃离这个地方。要是放在平时,这种程度的对手他还从未放在眼里过。而现在不同。

他低头,对着自己毛团一样的原形凄凉了一番。

蓝河这边儿心思跑远,叶修却在这时候将那根伸出的手指向前凑了点儿,正好贴在蓝河额头上,慢悠悠开口:“别想着攻击我啊,单向魂契在呢。”

蓝河:……

蓝河:?!???!!?

他吓了一跳,身子瑟缩一下,差点跌下床去。叶修一手兜住他,语气淡淡道:“别太惊讶啊,以后还有更惊讶的呢。”收回手之后点了点他拿来的小盒子,偏过头从里面取出一卷绷带和几个小瓶,顺势将雪狐搂了过来,“别动啊,我先帮你换药的。”

被揽入怀中的雪狐耸了耸鼻子,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缠着绷带,露出来的部分皮毛已经变得干干净净了。他试探性地压了压爪子,还是疼,不过已经好很多了。

他这才动一下,叶修就伸手轻轻罩住了他的爪子,不让他再动。蓝河索性便松了劲,抬起视线打量起眼前的除妖师。

除妖师长得挺帅,可惜不太会收拾自己。能看得出是抬手随便套一件就凑合的类型。洗脱色的棉T上有几道不深不浅的印记,大概连物主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留下的了吧。

不过,蓝河眯了眯眼。

他挺喜欢这个人的眼睛。

叶修的眼睛很黑,望进去像是一潭无波的深沉死水。可蓝河却能看到在某些时候的一瞬间,静谧的死水面上飘荡着些许摇曳的细碎微光,显得通透非常。

就好像——那谭死水的最深处,存在着一抹微光。虽微弱,但又坚韧地跳动着。

蓝河看了一会儿,几不可察地收回了视线。叶修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怎么样,好看吗?”


tbc.

评论(4)
热度(50)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