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mafusora】满天星。

-前段的互相试探好累哦。
-结尾仓促土下座。



吊顶的精致铃铛被漆成白色的木门拨动,发出几声短暂的清脆响声。

从那扇门外走进来的,是一个身着看起来像是学校制服的白衬衫的少年。

soraru才将木门推开一个细小的弧度就被门铃的响声惊到了一下。颤了下身子,又强装无事发生,踏进门槛的步伐除去刚才的小小停顿,连节奏都没被打乱。

反手合上与外通风的木门,迎面就是一股浓郁的花香。soraru揉了揉鼻子,心中尴尬情绪被花香溶去些许。抱着花香带来的莫名安心感,他细细打量着花店玄关小小一处空间的陈设。

各色花篮被排列整齐,赏心悦目地挂在玄关墙上。背后衬着米黄色的花蔓纹墙纸,为开得艳丽的花卉增添了几分娴静。镂空的吊灯洒下几缕柔色光线,让每一位光临此地的顾客都产生“这家店的花们,会认真地倾听他们的愿望,并且为他们排忧解难。”的错觉。

soraru此然也不排除在外。他盯着花墙一时静默,片刻后又收回视线将嘴角扯到一个将笑不笑的程度,像在自嘲。

因为他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他想要倾诉给花的心愿,是没有希望的,实现可能性几乎为零的糟糕至极的心愿。

就算是这些温柔的花卉,听了之后也会觉得束手无策的心愿。

按捺下心中的胡思乱想,连嘴边的弧度也跟着落下。他在脑中重复着自己来花店的目的,强行压着自己的心思回到正事上。

他今天是来帮妹妹买花的,这才是他来花店的真正目的。

这样想着soraru深呼吸了一口,垂下眼,不再去看那堵花墙。迈开脚步,他一头栽入群花的地盘。

妹妹让他帮忙带的花是……?soraru停住了脚步,偏头环视各类花束,搜寻一周,总算是在满室开得正肆意而又芬芳流溢的各色花束中几乎要被掩盖的那一点柔白。

径直越过几排堆满了花束的花架,如同繁星一般的柔白色花朵在soraru眼前铺开了自己的全部模样,空气中流淌着无数细小花朵凑在一起尽力才散发出的安静淡香。而soraru却被融在这美好景象之中的另一样事物夺去了全部目光——

身上穿着与他同款校服的少年静静站在满天星花丛前。听见脚步声他回过头,在对上soraru眼神的那一刻明显地愣怔了一下,很快又露出一个温软的笑容,很小声地开了口:“……在这里也能遇到soraru桑,真巧呀。”

他奶白色的发梢被从顶上打下来的的暖光模糊了边角,好像也流淌着细碎的花香。与满天星细小又繁多的柔白色不谋而合。偏白的肤色,整个人都几乎融化在白色满天星的背景里。

soraru一时有点儿站不住,他伸手悄悄撑了一下背后的花架。勉强微笑着回应道:“这不是mafumafu吗,来花店是想要给谁送花吗…?”

mafumafu闻言低了低头,一个颇为不好意思的弧度在他嘴角浮现。心中满是美好恋想的少年垂下的眼底里全都是对于心之所属的佳人的恋慕和对于青涩恋情的暗喜,看得soraru忍不住想要立马拔腿走人。

满天星…稍微用一下头脑,都知道是要送给他单恋的人了。

mafumafu自然是没有注意到soraru的不爽,他抬手挠了挠鼻子,试图以此来遮住自己腼腆的情绪。同样掩饰性地轻笑一声,“嗯…是送给一个很重要的人的。”他对上soraru的视线,颊上还残留着单纯的羞涩,“soraru桑呢?该不会也是要送人花吧?”

soraru望着眼前的少年,心里不舒服得半晌没有说话。进门时的苦涩心绪再次翻涌上喉头,天知道他用了多大力气才压下将要吐出的过分话语。

一直在他们两人的距离之间打转的安静花香,也显得有些腻人了。

直到mafumafu明确地表示出了疑问,soraru才轻轻笑了下,轻飘地开口:“啊,没事。我不是要送人花,是帮妹妹买的啦。”

“原来不是soraru桑自己想要送人啊。不过妹妹想要买满天星送人,soraru桑难道不关心一下妹妹的恋爱情况吗!”mafumafu脱口的是轻松的说笑,悄悄捏住了因紧张而汗湿了的手心,他暗暗松了口气。

少年抬手揉了揉自己微卷的发丝,故作苦恼的样子应道:“因为她总是被表白…想管也管不了吧?”

“soraru桑明明就是觉得自己被告白的次数不如妹妹所以很不爽嘛。”

soraru往前挪动几步,正好靠着mafumafu的肩膀站定。将目光放到满天星的花瓣上,他慢悠悠地佯装抱怨:“明明是你的原因。”

手臂皮肤隔着两层单薄布料蹭在一起,mafumafu清楚地感知到来自另一个人的温度,他的呼吸声停滞了片刻,周遭花香像是要把他溺死,直往他的喉咙里蹿。他的声音冲破满天星的甜腻,被压得很低。

“呀…被你发现了。”



五月下旬的下午,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头顶,连拂过的风都带着热气。mafumafu的背后冒出一层汗,脚下踩着的室内鞋都要被从走廊窗户透进来的日光晒得发烫。而眼前的女生显然没有要直接说出叫他出来的目的,好快一点回到充盈着冷气的教室的念头。

他嘴上挂着笑,用尽量温和的语气尝试劝说女生速战速决:“那么,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正羞涩犹豫着的女生被他的突然出声吓了一下,身形娇小柔软的低年级学妹瑟缩一下肩膀,像某种让人想要怜爱的小动物一样扭扭捏捏地蹭着背在背后的手。

“这,这是…”

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女生的面颊上的温度越来越高,染上的绯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渲染开来。她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将从刚开始就一直藏在背后的情书双手递到mafumafu的面前。

“这是给soraru桑的……能麻烦mafu君帮我转传递给他吗?”

提到心上人的名字,女生的眼底亮起一些细碎的光,充满希望的单恋中特有的笑容柔软地不可思议,让mafumafu心下的烦躁更加旺盛。

他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接过制作精美的情书,柔软的笑意恰到好处地在他眉眼间晕开,看得女生觉得自己的恋情成功率十有八九。把情绪拽高了好几个档次,他用掺糅着鼓励意味的语气故作叹惋:“原来是想要跟soraru桑告白啊,我本来还以为这样可爱的女生,会成为我的女朋友呢。”

一句话透着“你很可爱,告白绝对会成功的”信息让女生涨红了一张小脸,似嗔非嗔地丢下一句“才没有这种事情呢。”,害羞得连感谢都忘记要说出口,转身小跑着逃走了。

mafumafu的眼底蕴着的绵软笑意在女生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的转角后散得无影无踪,表情与迎头打下的炽热阳光格格不入,生硬又冷漠。深红的眼瞳下翻涌着强烈的嫉妒心思,他捏紧了手上的情书,指尖用力——

看得出来女生花费了大量心血制作的精致纸片被他从中间撕裂,发出一声不甘心的细小惨叫,最后却仍只能轻飘飘地落入垃圾桶中。

十分钟之后,soraru手上拿着那些天真的女生们以自己真挚的恋情写给mafumafu的情书,绕到一般无人问津的偏楼垃圾桶旁边。他低头,与已经成了碎片的粉色信纸上残留的“致soraru桑”打了个照面。



满天星细腻的香气仍流转在他们的唇齿之间。

mafumafu伸手搅动了空气中的甜腻味道,好看的手指穿过细小的嫩白花朵,捏起包装的花柄,他举起一束开得尤其盛,轮廓却又不怎么均匀的满天星递到soraru面前,“这是我想送给你的。”

我想送给你我那大胆肆意,叛经离道,不在乎世俗规矩,却又在你面前乖巧谨慎的爱。

soraru接过那束满天星,扑面而来的花香将他整个人从头到脚包围。他的心脏被花香满满地填充,对上那双被花香衬得温柔至极的红瞳,soraru突然觉得——

那些娴静温柔的花卉,好像真的听到了他的心愿……。


fin.

评论(7)
热度(39)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