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icon:凝轩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叶蓝】魂结。二

-我来短小混更了。



他心下惊疑,这人刚才根本没看他正脸,加上蓝河本来就刻意抹去了视线的痕迹。都这样竟然还能察觉到他在看他…。这人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什么简单。雪狐面上一片沉静,坚持着沉默的策略。

叶修只笑了下,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给他包扎。

打了个漂亮的包扎结,叶修顺手摸了一下蓝河的毛,一屁股坐在了蓝河对面。

过了一会儿蓝河憋不住开口:“单向魂契…?我?”

叶修笑眯眯“嗯”了一声。

蓝河又不说话了。虽说单向魂契在其中一方重伤的情况下,确实会有很大几率可以强签。可以他的实力,一般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那……

他注视着眼前的除妖师,被注视的人轻笑一声,“反正你现在也是重伤。别急着想那么多。”

确实是这样。被签订了魂契的妖呆在与之签契的人身边的话,自愈速度会快很多。蓝河只好认命,胡乱应了一声,暂时抛开了心中的惊疑乱想。

“我叫蓝河。”

叶修眼里多了一丝莫名的意味,伸出手指碰了碰他的爪子。

“小蓝啊,了解了解。”

蓝河哼哼一声,在心中翻个白眼。可再嫌弃这个称呼也要顾忌着自己身体的情况。就算心中再多不爽,他也只能慢悠悠地挪身,屈尊缩进了叶修怀里。勉为其难接受这个称呼。

没办法,毕竟越靠近签契的对象,自愈速度就越快嘛。

叶修顺势把他往怀里拢了拢,垂了眼。连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挂在嘴边的慵懒笑容也不见了。他叹了口气:“先安心养伤吧。”



蓝河第二天迷迷糊糊醒来时,房间里仍是灰沉一片。身旁没有另一个人的气息,他一个激灵,瞬时一个扭身爬了起来,却被四肢各处传来的钝痛激得踉跄一下。

旁边伸出一只手及时托住了他的身躯,单手将他抱了起来,还带着鼻音地开口:“我才下床呢,怎么就跟着醒了?”

蓝河吃痛,皱着眉头下意识蹭了蹭叶修的手心,不知是不是没有反应过来,他径自在叶修怀里缩成了一团。

叶修见状轻“啧”一声,另一只手放在蓝河脊骨上,从上至下地抚。耐心待怀中雪狐放松了些许,他抽出一只手,拉开床头柜摸索几下,摸出几颗漆黑滚圆的药丸,在指尖捏碎了,喂进了雪狐嘴里。

蓝河顺着动作轻舔一下他指尖,窝在他怀里,好一会儿都没动静。叶修也耐着性子,手上动作轻柔,继续顺着雪狐的毛。

雪狐连爪子都收了起来,以一种极尽依赖的动作靠在除妖师怀里,实在是有些烦躁。

不是对身上从刚才开始蔓延至了全身的疼痛,而是对自己方才疼的厉害时下意识对叶修作出的举动。

天生谨慎的雪狐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明明蓝河仍对这个身份不明的除妖师抱有七八成的警惕,他也才刚接触这个人。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他在意识混沌的时候,会本能地将信任完全交给这个人,甚至到了盲目依赖的程度?


tbc.

评论(5)
热度(31)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