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叶蓝】魂结。三

-今天喝药,是怕苦的蓝。



雪狐不想起身去解释自己方才的举动,可叶修给的药确实是好东西。缓了一会儿,蓝河就清晰地感觉到身上的痛感逐渐退了潮。而理智也拉回来几分,蓝河就愈发感觉如此窝在叶修怀中实在有失尊严。

心里挣扎一番,蓝河最后还是不得不慢吞吞地起了身,坐直了。

好在是皮毛够厚,这才看不出来脸上红潮。

叶修见他缓了过来,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放任小狐狸径自坐到一边,端了一旁凉着的事物递给蓝河。

蓝河乐得蒙混而过,低头去嗅那东西,只一闻,就巴不得从原地蹦起,当场给叶修表演一个什么叫做“上蹿下跳”。

可惜身体条件有限,直到最后雪狐也只是抽了抽爪子。

他后退一步,把眼神从碗里挪开,放到叶修脸上:“你该不会想说这是药吧?”

叶修笑眯眯地:“哟,聪明。”

蓝河又退了一步:“你可别说要让我喝吧?”

叶修:“好吧,我骗你的。这个其实是粥。”

蓝河一时间实在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便只好原地望着叶修,试图用眼神表示自己的抗议。

叶修装作看不见,拿着小药勺敲敲碗沿,“怎么,难道你还想用魂契之间的治疗方法?我也不介意啊。”

蓝河怎么会不知道那方法是什么,他一下面红耳赤,连雪白的毛梢都透着粉,心里纠结半天,慢吞吞一点一点又挪回去,低头伸出点儿舌尖,抱着一种壮士赴死的心情一小口一小口舔舐药汤。

叶修看得叹气:“您这舔法,药味儿都散了也舔不完。”说着拿起药勺,舀了勺药汤作势要去喂他,“来,张嘴。”

雪狐被那药苦得面带菜色,神志不清。此时出于对魂契对象下意识的臣服,听话地张了口,一口喂下去就是——

浑身白毛倒竖。

叶修看着眼前炸毛的雪狐,点评一句:“厉害,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动物炸毛呢。”

蓝河欲哭无泪。



好不容易喂完了药,叶修洗了药碗回来,就看见雪狐仰躺在床上装尸体。

还没忘用尾巴遮掩一下关键部位。

叶修颇感有趣,忍不住戳了戳,得到了个翻个儿的小狐狸。

他自觉在这时候撩闲不太能落着好,逗狐也要懂得个收放。

于是他收回手老实了一会儿,仿佛在谈论今天天气一般地开了口:“唉,蹦一下给哥看看呗?”

蓝河闻言抬了抬眼皮,从刚才喝完药自己体内就有一股暖洋洋的气,温柔地扫荡四肢筋骨。虽到现在也一动未动,他也大概能猜到自己现在身体的状况。

犹豫片刻,他轻轻蹦了一下。

叶修难得没带有调笑的意味:“能蹦就没问题了,再养几天,陪我办件事儿去。”

“毕竟我就是有事儿才找你的嘛。就当报恩了,反正魂契一时半会儿也解不了。”

蓝河不可置否。



tbc.

评论
热度(20)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