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mafusora】氧化。

-为什么我码字的设备要是不一样的话文风也会不一样??质量极差。

-乱七八糟的糟糕表述,想要表达的压缩在一堆。


手机屏保界面上的红字提示在一片暖白的背景下看来有点刺眼了,soraru眯了眯眼睛,手指无意间扣紧了手机。他很小声地“啧”了一声。长时间未被使用,手机的外壳显得冰凉凉的,渗着soraru手心的皮肤温度,让他想打个寒颤。


其实现在还处于暑假期间,七月份的太阳不算太热,但也决称不上凉快。仅身着一件短袖衬衫的蓝发少年鼻尖冒了点儿汗,开了一边的窗,吹进来的却完全不是让人感觉舒适的凉风。夏日将逝时特有的闷热包裹着整个房间,下午太阳的颜色不是那么晃眼的明黄,压抑得让人呼不出气。


阳光在空气中缓慢地氧化,手机屏幕在漫长的寂静之后终于耐不住性子,突然黑下来的屏幕拉回了soraru的注意力,他沉默片晌,将手机放回了茶几上。


在沙发上坐下,soraru现在几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手机密码他只试了两遍,mafu的生日和他的生日。还未被锁定,他却已经不想再试了。


烦闷的空气飘荡在soraru周围,颜色如同将要腐朽一般的什么柔软却又密不透风的东西,不容抵抗地锢住了soraru整个人。


咔哒。突兀的开门声在空气的包围中撕开一条裂缝,玄关处传来的声音清亮柔软,在快要氧化的整个房间中是唯一清晰的存在。


“soraru桑?我买了茶回来哦?”


mafumafu反手关了门,提着便利店附赠的塑料袋在玄关换了鞋。没有等soraru回应,他自顾自地走进了室内。


刚绕到沙发前面,入眼的就是双脚缩在沙发上,手抱膝盖的soraru。


soraru明明在身边的男性朋友中体重算是轻的,也有在好好地健身减肥,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就是肉肉的。捏起来也很软,这时候他把下巴搁在膝盖上,软软的脸颊被膝盖的骨头挤压着成了一个看起来很好捏的样子,嘴角也被挤得稍微有点嘟起来的意思,怎么看怎么可爱。


米黄色的布艺沙发摆放正面着客厅的窗户,没有拉上窗帘,阳光透进来正好就落到soraru的脸上。因为天气原因略显昏暗的光打散在soraru被湿热的空气微微润湿的发梢,整个人都显得毛绒绒的。从mafumafu的视角看来就像一只窝在沙发上正闹着脾气的猫咪。


一边在心中爆喊好可爱一边不自觉放轻了脚步的mafumafu以不会惹猫咪炸毛的速度在沙发另一边坐下。偏头小心地瞟向soraru。


两道眼神在空气中交汇的瞬间又被流淌的昏光晕散,一直以来两个人之间的界限好像都被模糊,周遭光调有点昏沉,连同mafumafu的意识一起变得暧昧不清。暧昧得白发少年几乎要以为自己此时此刻只要一伸手,就能拥抱眼前的人。


可他心下清晰明了,以为总是以为,昏沉的光调或许可以蒙惑两人,却决不可能改变任何事实。于是他只是坐在原处,以如同寻常友人一般的担忧神情望向soraru,将自己卑劣的心思掩藏在拙劣的忍耐与假象之下。


soraru侧着脸盯着他,颜色腐黄的阳光在他的脖颈边流动,慢慢地缠绕起来,窒息感填满了整个喉咙,压迫着舌尖。想要假装正常的话语压在舌尖下面,焦躁地转了几圈,怎么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明明只会令他烦躁的昏黄阳光散在眼前人的眉眼,染开的却全是温柔的意味。就连他眼底的赤红也显得温和体贴,温柔地好像这个人无论是多么压抑的环境下都能够发光一样。soraru总是在mafumafu的脸上看到这样的温柔神色,不仅对他一个人。


这样的他混杂着压抑的阳光投射到soraru眼底,让他觉得眼睛有点不舒服。眨了眨眼,他不再去看白发的少年,将头彻底埋进了膝盖之间。


喉咙中压迫感让他忍不住深呼吸几口气,近乎自暴自弃的,他丢弃了那些就算说了出来也不会改变任何难受的句子。脱口的话语冲破了喉头空气的堵塞,将自己的心思隐晦地剖开,用并不擅长的手法几乎一眼就能看穿地试探。


“你的手机密码居然真的是喜欢的人的生日啊?”


可惜同样被感情冲昏了头脑的人就算是怎样显而易见的真相也不会发现。mafumafu身子僵硬了一瞬,本来沉静的眼底带了点惊慌。虽然他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将手机带走,本来就是抱了荒唐的期待,可真的要挑破出他一直以来好生生地藏着掖着不敢言说的心思,到底还是害怕的。


周遭沉寂的昏黄都带了温度,轻飘飘地绕着他。mafumafu的脸颊边上被阳光照着,只觉得那一片皮肤都是烫人的,也连带着他整个人一路升温,他猜自己的耳朵已经变得通红了。


就连手心都是一团湿热,紧紧地捏了捏手指,mafumafu的视线紧紧黏在soraru身上,抱着下一秒就会永远见不到这样可爱的soraru的心理,他艰难地开口:“啊,soraru桑知道了吗……?”


soraru的眼前只剩下一片昏暗,膝盖的骨头硌得他眼眶有点痛,刺激出的生理盐水浸在布料上,他开不了口。


mafumafu没有听到任何回答,尘埃在光中自顾自地沉浮,周身的昏黄稍微淡了点,温度也降了下去。窗户没有关紧,吹进来的风总算是带了凉意,轻轻拂过soraru的发顶,又在mafumafu手臂皮肤上蹭过。化了他身周的燥热感觉,却又让mafumafu觉得实在是过凉了。


风与布料摩擦的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传到soraru耳朵里,过了好久才寂静下来。他听见mafumafu被压得很低得声音:“我喜欢你,soraru桑。”


“大概已经被你讨厌了吧,真的很抱歉。”


满心都是失恋错觉的mafumafu还是舍不得把视线从蓝发少年身上移开,或许开学之后会被要求调换座位吧?在班上还能跟他搭话吗?之类的想法挨个儿在他脑海里浮现过。


已经能够预想到soraru心中对他的评价了啊,这样想着的mafumafu却被眼前本应该一言不发等待抱有恶劣感情的他离开,然后再也不搭理他的soraru吓了一跳。


他喜欢的少年猛地抬起头,看起来有点不明白状况地盯着他,睫毛上沾了水渍,眼底被晕开一层,蕴着水光。眼底突来的欣喜与残留的悲伤糅杂在一起,又裹着阳光中的水分一起滚落。


soraru现在有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说什么?”


“soraru桑……难道哭了吗?”


难得对上神经的mafumafu望了眼桌上的手机,沉默片刻总算是反应过来,周遭昏黄的光突然变得明亮起来,淡薄的暖意漾开来,随着阳光一道笼罩着沙发上的两人。


他起身靠近soraru,在他面前蹲了下来,以仰视的方式直视着soraru的眼睛。


soraru还是不太敢相信,眼角残留的泪水反射着明黄的阳光,晃得他虚眯了下眼睛。


“我说我喜欢soraru桑哦。”


mafumafu神情认真地再次让他确认了这个事实,阳光打下的光晕融在两人的距离间,mafumafu一颗心都要被soraru嘴角的暖意溶化了。


“手机密码用的是soraru之前告诉我的假生日啦……。”




fin.


评论(9)
热度(102)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