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叶蓝】光。

#2018叶修生贺

#叶蓝催婚小分队活动

#20:00





浪漫这个词语总是和好看的故事同调,而对于两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这个词语实在是遥不可及。


这条作为常识储存在叶修脑子里的东西,有的时候定义又会被自己的恋人模糊不清。


许博远远总是做一些突发奇想的事情,表面看起来稳重又温和的小青年,实则思维总会跳脱那么两天。


例如说今天。


晚间的风裹杂着雨汽慢吞吞地拂过青年白皙的脸颊,许博远今天出门只套上了一件薄外套,自认为在五月末的天已经足够。而现在晚风巡回,凉薄的夜色映在地面上残留的小水滩表面,摇摇晃晃的月光在水波颤动间被抖出来,温温柔柔地投在许博远脸颊上,使得垂眼走着的许博远睫毛下一片的阴影。


被月光照得发亮的那块儿脸颊皮肤稍微有点泛红,鼻尖与耳尖不知是被温度还是被他莫名的高昂情绪染上了层薄红,周遭夜色浓厚,却还是能一眼就瞧出那颜色。


叶修任着许博远拽着自己的手不紧不慢地往前走,许博远没有告知他这次旅程的目的地。




将近十点,白日里的骤雨气味仍未散开,阴沉的天色早已自水平线融入浓厚的夜色中。叶修窝在沙发上挠着自家猫祖宗的下巴,发梢还残留着未干的水汽,等待着尚未归家的恋人。


同居了五个年头,彼此的生活习惯早已糅合在日常中,分不清谁是谁的。像是两团各自颜色鲜明的颜料,缠缠绕绕地互相交合包容,最后融成一种属于彼此的,再也分不清界限,分离不开的新颜色。


许博远会在清晨互道早安时无意识地用他那一头睡得毛绒绒的发顶蹭蹭叶修的肩头,而叶修则会在迷迷糊糊间揽紧了他的腰身,返还给他一个落在后脑勺上的轻吻。许博远会在做早饭之前泡上一杯茶,而叶修则会自觉地将温牛奶摆到许博远的碗边。


他们会在对方出门时提醒恋人要带上的东西,会在一起窝在家里时搬出两张懒人椅肩头挨着肩头,各自抱一台笔记本电脑玩荣耀,会在饭后一起带着猫出去散步时配合对方的脚步,会在对方晚归时待在沙发上等待恋人归家后一起入睡。


浑身雪白的猫在叶修怀中打着呼噜,尾巴尖慢慢地摇来摇去。叶修虚眯着眼睛,没有开电视,手机也黑着屏躺在茶几上,窗外雨后残留的水滴牵扯不住而掉落的声音回响在窗帘都被拉上的室内,清晰地在叶修耳边打着节奏。


一阵脚步声在门外突兀地响起,节奏有点不稳,叶修几乎能想象到门外的人小跑着从电梯里出来的样子。他将猫提起来放在沙发上,起身去开了门,许博远就这样不带减速地直冲进叶修怀里。


叶修抱着撞进自己怀中的恋人,许博远将还在滴水的雨伞提在手里,带着一身的骤雨气息,拽着叶修的袖子缓气。刚同居时两人一起去挑选的暖光灯打在他眼里,映出一滩的细碎暖意。许博远抬头望着叶修的眼睛,暖意就蔓延到叶修眼底。叶修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发梢,轻笑声与许博远邀请的话语一起被融化在两人缩短至零的距离之间。


“跟我走吧。”


许博远说。




许博远吸了吸鼻子,空气中冰凉的水汽飘飘荡荡,凉意浸入他单薄的布料里。他捏着叶修手心的手被恋人捂得暖乎乎的,而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身侧,凉风蹭着手指缝过,手指摇晃间偶尔碰撞到的都是一片温吞的凉。


他走在前面,深夜十一点的绿茵道上寂静一片,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交杂重叠。附近是个废弃的旧校区,周遭没有什么人来往。许博远把脚步放慢到与叶修同样的节奏,扭过头悄悄地看向叶修。


他视线落到叶修的嘴角边上,一如往常懒散的笑意,这时候却看得许博远像在心头撒落了一把的烟花。叶修总是会这样笑,浅淡地抿起嘴唇,松松垮垮的情绪,没有太多欣喜的意思,却将眉梢眼角都柔和开来,渲染出一片温柔的深海。足以将人拉至海底,心甘情愿地溺死在其中。


许博远很喜欢看他这么笑,于是他干脆停了步子,几步的距离,与叶修到手臂挨着手臂地走。叶修一路上的视线都放在他的身上,盯得许博远耳尖的薄红又红了点儿。青年偏过头,抿了抿嘴小声地开口:“一直盯着我干嘛?”


这么腻腻歪歪实在不是他们俩的风格,腻歪地许博远浑身别扭,却又因为从贴着的那一小块儿皮肤传来的恋人的温度而舒坦地不行。也不是热恋中的小情侣了,可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许博远就是很想要抱一抱叶修。


太没出息了。


“我不知道路啊,蓝河大大,不看着你我怕走丢了。”


叶修说得理直气壮,语气带着笑意,就着两人牵着的手将许博远朝自己拉近几步。拉开外套以一个近乎拥抱的姿势把许博远圈在怀里,空闲的那只手将许博远一直放在身侧的手牵过。他被许博远拖出门的时候特意拿了件算是不太薄的长款外套,这时候手心里温热干燥,温度染上许博远的指尖与脸侧。


蓝河大大这个称呼还是两个人还没确定关系的时候叶修的称呼,那时候两人对于恋爱一事都还青涩,一言一词之间都藏着暧昧的情愫。暗示明示,互相交换一个眼神都能冒出粉红的泡泡。弯弯绕绕的期待与苦涩都尽数溶解在两人一来一往的试探中,简直不像是大老爷们的恋爱方式。


就在那段时间里许博远第一次见叶修,没有任何前奏,只是在一个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的夜晚,他难得有闲心地站在阳台上透风的时候,就突然很想见一见叶修。


那天从阳台望出去的景色早就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从凌晨两点到天至破晓,好像整个夜空的角落都写满了叶修的名字,脚下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叶修的痕迹。他勾了勾小指的指尖,无比强烈地想要站在叶修身旁,想要触碰到真正的叶修,想要拥抱那个遥不可及的人,想要与他并肩走过每一个季节的街头小巷。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许博远望着一点点被柔黄染开的夜幕,深呼吸了一口气。


那天晚上他站在杭州的机场口,靠着手机上的地图笨拙地搜查着从机场到上林苑的路。出门得匆忙,他只披着一件从昨夜披到现在的薄外套。折腾了快两个小时,他总算是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踩着陌生的土地,接近了自己心上的人。


可明明都已经到了杭州,许博远却突然不敢靠得太近了。他蹲在上林苑附近的一处小公园里,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哪儿。夜风吹过他只有两层单薄布料包裹的背脊,吹得许博远几乎连眼眶都要红了。


他蹲在公园的水池前面,顶着杭州晚间的凉气,手上孤零零地拿着一部手机,屏幕上散出的微弱白光映在他脸上,将他的勇气揉散成肉眼不可见的样子,任凭夜风吹开。


过了好一阵背后才传来显得有点杂乱的脚步声音,叶修带着喘地问许博远:“你在这儿蹲着干什么呢?”


许博远瞪着一双眼睛看向他,陌生的低沉夜幕被一道在他心头挂念许久的柔光劈开,而光源拖着步子不紧不慢地蹲到他身边,这次是真正的肩并肩了,而不是在游戏中虚拟的靠近,只能依靠荣耀的语音系统闭着眼告诉自己,这个人就在自己身旁。


他们的肩膀靠在一起了,许博远使劲捏了捏手心。


“能干嘛啊...”他带着无奈的意味开口,完全眼藏不住眼角流露出来的欣喜。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自己对叶修这道光的向往,光是靠在一起了而已,他已经控制不住想要笑出声来了。


叶修没有带烟出来,他懒散地捻着手指,视线与许博远温和地相对。叶修的眼睛在周遭昏暗的环境下显得很深,满满一眼底的温柔,又被路灯打下的暖黄光线柔和了些许,勾得许博远呼吸几乎一顿。灯光越过在空中漂浮的尘埃落到叶修深棕的发梢,给他整个人都镀了层柔金的光。不过许博远只觉得这光还是太黯淡了,完全比不过现在叶修这道光在他眼里来的耀眼。


叶修忍不住轻笑了起来,死盯着他的小青年眼角染上了一层薄红。这人周遭一团的凉气,偏偏自己还不在意。夜风扑在两人贴在一起的地方,从刚才开始许博远的视线就没有移开过。叶修也有点儿紧张起来了,还好夜色够暗,足够他掩藏自己难得流露出来的情绪。


他停了指尖的动作,伸手超过了两人现在来说已经算是亲近的距离。在夜幕的遮掩下轻轻握住了许博远的手腕,自己放在心上的小青年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叶修稍稍调整了自己的蹲姿,直接伸手将许博远整个圈入怀里。


被光源拥住的感觉很暖和,许博远从脸颊到耳尖都彻底染上烫人的温度,这下连杭州的夜风也不能为他降温。许博远被他的光源点燃了心脏,能做到的却只能抬手回圈住叶修的腰。


他们之间连一句“你怎么突然来了?”的询问都不需要,彼此之间的亲昵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从最开始的时候两人之间就没有距离。




多年来逐渐沉淀的情感从未褪去热度,却在每天的日常间习以为常,变得不会被轻易察觉。而在此刻却因为叶修一句“蓝河大大”,那份强烈的恋慕又展开来摊开在两人面前。明明掠过的是凉风,许博远却总感觉脸上的温度越烧越烫。忍不住捂了捂脸,他抬头望向叶修,他的恋人眼底有细小的光,而耳尖的一抹浅红又让许博远忍不住的想笑。


这次换叶修牵着许博远的手并着肩往前走,他们踩着夜灯撒下的暖光,对于彼此的日益增长的依赖尽数藏在布料相隔的肌肤相触中。就连吹过的清风也温柔。


周围是熟悉的街景,叶修捏着许博远的手慢悠悠地向前走。他并不知道许博远的目的地,但是他想要带着许博远去哪里,叶修的心里一清二楚。




大概要零点了,街上的风声都显得明显起来。许博远停了步子,挠了挠叶修的手心。小公园的大门几乎没怎么变过,周遭景色跟数年前的那一个晚上重叠起来。叶修捏了捏许博远的手,看着他总算是轻笑出了声。


水池边上有什么东西,叶修垂眼望向许博远,恋人的眼底满是期待的意味。于是他捏紧了许博远的手,突然加快了速度向水池那边跑过去。耳边除了夜风蹭过的声音,还有两个人交错起来的脚步声。


阴云在慢悠悠地挪开来,朦胧的月光撒下来,散落到两人的发梢肩膀,又顺着流淌到两人未曾放开的手上。柔和了肌肤的界限,叶修只觉得两个人几乎要模糊成不可分离的一体。


水池前摆放着约摸数十盏小灯,被整齐地排列成529的字样。月光连同路灯的光一起溶在夜色里,裹着小灯的白色轮廓。


叶修呼吸顿了一下。


指针合零,小灯迎合着月光突然柔和地亮起来,一盏接着一盏,逐渐蔓延为一片暖黄的光海。沿着数字的痕迹蔓延到叶修眼底,映出一片细碎的暖光。


许博远侧头看着这样的叶修,暖意飘飘荡荡落到他眼里,这是他曾经无比渴望接近的光。




记不清是哪一场的比赛,兴欣主场,他出于莫名其妙的情愫就申请了那场比赛的工作人员。


忙活了半天,好不容易才闲下来的时候他左望右望,艰难地找到一个勉强可以看到舞台的地方。不是观众席,周遭全是往来的工作人员,嘈杂的声音充满整个角落。而当叶修身披荣光地站在舞台中央时,许博远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了,满心满眼都只剩下一个发光的叶修。


叶修低垂着眼站在全世界的中心,接受属于他的荣耀。金色的聚光灯打在他身上,让许博远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只有那一个人的一举一动可以牵动他的认知。


许博远站在台下仰望着台上的叶修,眼眶不小心就升了温,一层红意漫上他的眼角,聚光灯的余光打在他脸上,裹挟着泪水一起滚落。


那样的叶修太耀眼了。




而那么耀眼的叶修这个时候就在他的身旁,整个人沐在暖色之中,温柔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


许博远笑了出来,叶修偏头看向恋人,他的发梢尖凝着小灯和月色交错相拥的色调,本就白皙的皮肤被月色柔了一层朦胧。青年的眼底好像也有光,不是什么倒映在那里的,而是属于他自己的温柔的光。


许博远的嘴角酝了一滩的笑意,手里拿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小灯的控制开关。他望着叶修清了清嗓子。


“叶修,生日快乐。”


许博远踮起脚尖,破开两人中间的光幕,额头相抵。他把声音放得很轻,几乎要被夜色盖住,可又在叶修的心头重重地落下。




“你就是我的光。”


小灯的色调在许博远落声的那一刻转为一片亮眼的红色,9的下半部分暗了下来,形成了一个新的字样——520。




浪漫这个词语总是和好看的故事同调,而对于两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这个词语实在是遥不可及。


这条作为常识储存在叶修脑子里的东西,有的时候定义又会被自己的恋人模糊不清。


例如说现在。



fin.


老叶生日快乐呀!

评论(4)
热度(64)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