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soramafusora】是草莓味的呀。

-赶一个6.1末班车,半睡半醒无脑幼儿园小【极小】甜饼。
-当做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啦。



早上刚下过小雨,细雨在地面上蜿蜒成几个小水滩,映着下午刚出的暖阳。柔和的阳光就着浅浅的水面映到soraru眼底,看起来像是没睡醒一样的小朋友被映得虚眯了眼。


他坐在幼儿园大门口的台阶上低垂着头,盯着他脚边的小水滩,悄悄地用视线描绘水中棉花糖的轮廓。本纯白的棉花糖被地面沾染了层浅淡的黑,小朋友有点儿不开心。


可他没有过多地表现出来,只是稍稍扁了扁嘴唇,攥紧了被另一个小朋友牵住的小手,用看还没动过一口就掉到地上的冰淇淋一样的委屈眼神看着那团棉花糖。


牵着他手的小朋友轻轻用指尖蹭了蹭soraru的手心,探出毛绒绒的脑袋,将罪魁祸首全都遮挡在有着一头柔软卷发的小朋友的视线外。


“你在想什么呀?”


坐在soraru旁边的小朋友晃着脚,暖黄的阳光撒到他软乎乎的发梢,淡白的发色看起来像是淋上了蜂蜜一样亮灿灿的。


soraru干脆就着他的动作移开了视线,不再去看那一团被弄脏的棉花糖,而是盯着mafumafu的脸颊看。


这个小朋友是他今天刚认识的。幼儿园今天新学期开学第一天,soraru刚刚与母亲分开,正打算踏进自己的新教室,刚拐角就被矮了自己半个头的小团子给抱住了腰。


他吓了一跳,小团子倒是看起来挺开心,用他毛绒绒的脑袋蹭着soraru的下巴,蹭得soraru的小脾气都尽数一个接一个地跳着消失。仔细打量一下小团子,白嫩嫩软乎乎的小手和脸颊,光是看起来手感就很好的柔软发丝,再加上他望向soraru时好像眼底闪着星星的样子,soraru不得不承认,他的心里只剩下“好可爱”这一句话可以说出口。


所以当白团子带着笑问他的名字的时候,一点儿防备心都没有的大班小朋友只能晕乎乎地乖巧交代,同时还莫名其妙地被牵住了手。


直到现在还没松开呢,soraru摇了摇两人紧紧牵着的小手。mafumafu的指甲修得很整齐,圆润的轮廓映出几点可爱的嫩白色暖光来,再配上他软乎乎的指尖,soraru真的有点儿不想放开了。


白团子整个人就像个草莓味的棉花糖一样,soraru超级认真地想着,对mafumafu眨了眨眼。


“我在想——mafumafu应该是草莓味的吧?”


mafumafu愣了一秒钟,然后笑着伸出另一只手拉着soraru的衣服袖子,得寸进尺地缩短了两个小团子之间的距离。


他看着眼角都被阳光照得发光的soraru,比自己高上半个头的人却看起来哪里都是软软的,又在暖色阳光的渲染下显得可爱得要命。白团子从台阶上起身,又凑近了点儿。


这下就是脸对脸了,mafumafu悄悄给自己壮了壮胆子,一下低头就是“吧唧”一声啃在了soraru的左边侧脸上。


“才不是呢,soraru桑才是草莓味的,mafumafu已经亲自尝过啦。”



fin.

评论(8)
热度(96)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