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热血上头瞎写写。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梦。

-短篇流。小糖。
-渣文笔。
-或许ooc。


暖洋洋的阳光从拉上的窗帘后面透出温度,日上三竿还赖在床上的人突然一个打挺,笔直直地坐了起来。

僵坐了半天,床上的人才身形一晃,慢悠悠地起床穿衣。

三两下解决了外观问题,踩上放在卧室门口的塑胶拖鞋,反手抄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关上空调,身材修长的男人抽抽鼻子,嗅着弥漫在空气里的香味儿,抬脚便往厨房走去。

青年理所当然的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偶尔偏过脸来还能看见明显的睡痕,这时候守在灶前,等着数上几秒翻好最后一个鸡蛋。

他还在心里默念着数字,专心的盯着锅里,就猝不及防地被横腰抱住。

起码十几厘米的身高差,叶修屈就他,不管脖子压的酸痛,把都埋在许博远的脖颈间。从大早上就开始动摇的心境,在闻到恋人身上熟悉的气味之后才缓缓的沉下来。

“怎么啦,终于肯醒了?”

许博远被他吓了一跳,在心里掰着手指数的数也忘记了数到了几,只能按着直觉铲起了被煎得黄灿灿白花花的蛋。语气中自然是半掺抱怨。

停下了手里所有的动作,他被抱的死紧,转不过身,只能把手撑在台子上。

“嗯。”

从耳后传来的回应声音闷得要死,许博远想如果不是这个姿势,说不定自己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但是这一闷倒是把许博远心里本来就绿豆小的火给闷没了,叶修不知道发什么病,毛绒绒的脑袋又挨着他脖子蹭了两下,这下别说抱怨了,他的心都软了。

不过心软跟其他的情绪完全没半毛钱关系。

什么情况,叶修这是…在…撒娇…?

乔一帆听了都不信。

许博远也回不过头,只能拿手指戳戳恋人横在腰间的手臂,轻声问,“怎么了,今天感觉有点儿奇怪啊你。”

“没事儿,就是做了个梦。”

“什么梦啊能把您老吓成这个样子?”

“梦见你跟着黄少天跑了。”

叶修眨了眨眼,用睫毛扫过他的皮肤,弄得许博远一个激灵。

“我操,你居然吃黄少的醋啊?”他半开玩笑地评价这个梦,“放心吧,那也是我的终身梦想呢,没那么容易实现的。”

“行了。”他拍拍还抱得死紧的手,“松开,吃早饭了。”

叶修赶紧吧唧一口他的后颈,吃够了豆腐揩够了油,这才颇为舍不得的放开了他。转身端起自己的那份早餐,乖乖地跟着恋人走到餐厅。

他确实做了一个梦。

不是许博远跟着黄少天跑了,而是许博远放弃了。

他们恋爱刚一年那时候,不说大风大浪,也十成的艰辛。

外界压力,内部矛盾。他那时候还不懂怎么放下面子去妥协,任性了半辈子,从来把自己的想法放在第一位。

还好那个时候的许博远够温柔,一直忍着他,两人几次濒临分手,最后也还是因为许博远的纵容,挺了下来。

可是刚才做的梦,许博远没有忍他。

他醒来之后才发现当年自己有多混账。笑话自己的同时也在想,他凭什么让许博远这么包容他呢。

凭什么呢?

这个问题他坐床上想了特别久,绞尽了他仅剩的那点儿文化知识也没能想出来。

可是当他走出来看见许博远的时候,又觉得,管他凭什么,他们走过来了。

还好走过来了。

评论(8)
热度(58)

© 焰阳城Ar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