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途皖】桂落。下

-@苏皖 深夜惊喜。迟了不知道有多久的生日快乐。
-渣。

苏皖纵使再挂不住面子,也只能噎了噎,不甚明显地挪了挪视线,小小声的妥了协。

在林途眼里简直就像一只被主人当场揪了错之后还不断尝试推脱的小猫,终于弱气还带点儿不服的认了输一样。

他忍不住就笑出了声,一边伸手搓了搓苏皖的头一边心想,这小子怎么这么可爱呢?

哪怕被苏皖瞪了好几眼,还被他毫不留情地打掉了手,林途的心情也忍不住的好起来。之前到深巷喝闷酒的心情也被扫了个一干二净。

苏皖被那么一搓,脑子里气就上来了,晕晕乎乎地随意道了声“那你可要记好了”便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束手束脚地站在原地,像块硬梆梆的木头桩子。

林途见了他这样儿,在心里掂量一下,估计是在为刚才那玩笑话羞耻着呢。便扯了扯嘴角,哥俩好地揽住了苏皖的肩膀,笑眯眯宛如拐卖儿童一般:“今儿这么巧,不如我带你去玩玩?”

后来,苏皖就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不疑有他地跟着林途在这街上东逛西逛,直到日至西头,才慢吞吞的拿着一小物什和原本就要带回的东西回了山上。

也不是没买东西,只是苏皖逛到一半才知道自己下山来究竟是干嘛的。

于是剩下的东西全都给了林途,也不管他到底有没有兴趣。只留了一个林途给的小手链儿。也不知道他是在何时何地买的,也有可能是本来就有的。不过林途没说,苏皖也就什么都没问,安心地收下了。

至此之后,林途竟然也是守了诺言,每年秋节,便捎上一壶那家店铺的桂花酒,窜上山来找他喝酒。

也不知道林途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每年都能准时出现在他院子里,趁着夜色,酌着美酒,与他聊天聊地。

就这么过了数年,他们竟也能称得上“老友”了。

只是有一年,林途破例来晚了几天。苏皖没问什么,只是每夜摆好了桌,等到半夜,再不发一言地收了去,待到次日再如此。

林途来时,他也没有多表现,如往常一般,与林途调笑几句,兀自品起了桂花酒。

林途也没有提起,好像他仍是准时准点一样。

但这天,苏皖把林途送他以来就一直带在腕上的链子转的飞快,心里凉了一片。

临走时,林途终究是回眸深深望了他一眼,一句对不起,说了个千斤的质量。

星月明朗稀疏,今夜月光柔亮,毫不吝啬地全都铺在林途身上。他眉眼被渲染开了,显得眼里一片黑沉。

苏皖抿了抿嘴角,与其坦然地开口道:“林大侠,对不起什么呢?你我道皆不同,终有一天会散,好巧不巧,便是今天罢了。知交一场,以后本门找你帮忙,可不许给我推辞。”

林途本来心里压得难受,听此番言论,难免失了笑,神情恢复到了往常的自在风流,轻佻一声“那是自然,你说了算。”便再不告辞,转身翻墙而出,两下不见了人影。

苏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眼镜明了又暗,终还是松松一笑,拂袖而去。心中如明镜般的清楚,一片澄净的豁然开朗。

林途终究是江湖上的游侠,本该四海为家。

而他有这一方门派压着,本该归宿于此。
林途终究不能为他拘在这小小一方天地。

从此以后,相见随缘。

桂花落。

评论(2)
热度(8)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