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叶蓝】雨天。fin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


蓝河走出店门口的时候顺手从伞桶里抽了一把伞,朝地抖了两下,把水珠都抖落。也没有放进包里,就这样径直拿在手上,踏出了暖气范围。


天空都是灰蒙蒙一片的,罩着人头压下来。蓝河每次遇上这种天气都会尽量选择不出门,不然还没走两步就会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今天穿了一身薄蓝针织衫,有点容易脏。蓝河心里感叹今天不应该穿这衣服,一手提溜着伞,还要担心一下会不会踩踏到路面的污水。走的十分不轻松。


刚走过一个窄巷,从那条街绕出来。憋屈的天就开始稀稀拉拉的哭。


蓝河算是早有准备,侧手开了伞,举过头顶。又向上抬了抬,生怕自己的视线被挡掉。


昨天才下过雨,人们都有防范意识。这时候都掏出了自己的伞,啪啪啪啪,路上瞬间就开了好几团大的颜色。本来稀疏的街一下子就变得有一点挤。


隔着雨丝,蓝河眼里的四周都模模糊糊,可他就是不太想把手放下来。把伞抬过了头顶,他的鞋就憋屈了。时不时被吹进来的一两丝雨水砸一下,蓝河也没太在意。


只是他看着一片雨水成链,就有一点若有若无的肉麻心思。


他本来就不太喜欢湿湿哒哒的雨天,可又取了个关于水的名字。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给小号取ID的时候,就有点背自己而走的莫名心绪。


那人还因为这个触了他雷,偏又让人生不起来气。叼着根烟,脸上表情松松垮垮的,十足的慵懒。蓝河总觉得他这表情掺了点不属于他的痞气。惹得他生了一下午的气后也只漫不经心地,慢悠悠来了句,听他名字还以为他会喜欢雨天。听不出来歉意,却不知道怎么的就让人觉得他是真悔改了。


就像一拳打进了波澜不惊的湖面,只换来一阵轻柔水波荡漾。


那时候他俩还没有那些弯弯绕绕的小心思,那人的温柔却足以铺天盖地。


蓝河想着心头就一阵发软,歪了歪伞,脚下一转。拐了个弯儿正对的就是公交车站。


这个时候正是下班的点,人挤人一片。站牌的两个大广告位是有遮雨棚的,因此虽然拥挤,却没人往外走一步。都仗着一条的遮蔽,大家都一起手贴着手。只有那些每个场景都总会有的喜欢独着的文青一类,撑着伞,立在车站近周,被雨水冲刷成了一团的黑白。


蓝河自然也没有兴趣跟陌生人近距离,撑着伞自己寻了个比较显眼的位置,刚好靠着根电线杆。


他的鞋子被溅上了几点泥水,所幸外套并没有被弄脏。雨声渐渐变得有点儿大,车站嘈杂的人声也一直没有停过。


蓝河兜里有手机,也有耳机。可是他就是没有要拿出来的意思。什么也不干,就这么放散了思想,安静地望着伞角的水凝成水珠,再扯不住一样的坠落。


这习惯还是在他刚发现自己喜欢那人的时候才开始有的。


那次不巧,将近傍晚,也是个细雨天。饶是蓝河这种性子温和的,也蒙了层焦躁。和那人并肩一起等人,刚站定没多久,出于“不能在喜欢的人面前留下个坏形象”而一直没动作的蓝河就忍不住了。直接掏出了手机,开始啪啪嗒嗒地按。


那人就一直站在他旁边,开始还会搭几句话,后来便自己一个人百无聊赖的闲。


蓝河又按了一阵,才意识到身旁那人不再出声。偏头看了眼,一眼没能要了命。


那人嘴里衔着烟没点,只蹭在唇齿间细细研磨着味儿,眼皮半耷拉的,没有太大表情。一只手捏着伞柄,往他这边斜了点儿,另一只手捏着,又反复搓着指尖,搓得通红。


雨水反射着夕阳的黄光,有意无意地在他脸上蹭过。眼底里也映着被揉碎的亮。


像在发光,蓝河想。不对,他就是光。


蓝河好不容易把视线扯了回来,重新黏到手机上。却又什么都看不进去了。干脆就把手机又收了回去。


身旁人望了眼。蓝河便大方解释:“反正看不进去了。”


说完又觉得不太妥当,可身旁人听后又好像多了些笑意。于是便不再说话,两人安静地并肩立于雨中。


蓝河突然就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也就几分钟,天都暗下来了。车站附近的嘈杂还是没有散,天都变了一张脸,该归巢的鸟还没起飞。


路旁的黄光一团团的亮起来,柔柔软软的倒进路面上积成的小水滩,又毛绒绒地扑到人身上。


蓝河没变过动作,一直就站着走神。很不容易的,伞沿一点儿也没低下去,举过了头顶,鞋的表面已经湿了一小片。


伞下突然钻进来个人,破开了绕在蓝河身周的雨帘,一手十分自然地接过他手上的伞柄,一手捏着,指尖泛红。


“哎哟我说今天是不是降温了,怎么这么冷的。”


尽管钻进来的人比蓝河高上几厘米,伞沿的高度也没有变化多少。蓝河伸手去摸了摸那只泛红的手,在掌心捏了下又缩回来,从针织外套的兜里拿出一小个的毛绒绒的暖水袋,二话不说地塞进那只手里。


“今天店里那个兼职的小姑娘送的,说是专门给你用,我都没好意思捂。”


叶修嘴上说:“不好意思什么,你就等于我,在你面前哪有什么专门给我?歪理。”却又老老实实捏了那热水袋,没给人推回去。


蓝河跟叶修在一起久了,对这种垃圾话多少有了抵抗力,没说话,只是嘴角弯了下。安安静静地跟人并排走。


回去的路上,蓝河的鞋安安稳稳的,一点污水都没踩到过。


fin.

评论
热度(45)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