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焰。
日更不存在的流水账段子选手。
挖坑不填,更新随缘。
叶蓝洁癖,srmfsr洁癖,婉拒其他任何相关cp。

【mafusora】日落。

-早上差一分钟没有赶到首班车,郁闷地在车上极速摸鱼。没有质量保证。



平静的蓝色海面堪堪托住已坠到海平线的夕阳,本清冷的水蓝也被那暖金的光照得温柔透亮。海面像承不住一样颤着微漾,连带着洒在海面上的金色光辉支离破碎。金光阔了辉,闪到soraru眼底。他眯了眯眼,手撑着凹凸不平的岩石,手心传来的模糊痛感让他不太痛快。

这是他第五次来这里了。

身着白色衬衫的白发少年坐在就算盛暑也偏凉的海水里,微荡的海水带着暖洋洋的金光不时磨蹭过他的腰腹。

四面都是礁石,soraru爬到这里都费了好一段时间。事实证明礁石的边角并不能被暖和的曦光融化。岩石表面的温度倒是有点烫手。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找到这种地方并把自己藏起来的。soraru这样想着,烦躁得一时都没有动作。

反而是赤红的双瞳转了过来,看到了soraru。

随即这双赤瞳的主人露出了一个有点无可奈何的笑意。

“哎呀,又被soraru桑发现了。”

soraru在心中不爽地嘀咕,分明是你不老实在先,怎么又成了我事儿精?面上却只皱了眉叹口气,试探着伸出一只脚,试图从最低的石岸踩到水中。

白发的青年不说话也不笑了,他安静地看着soraru,眼瞳中有曦光流转,酝了一滩的柔软情感,soraru都要看得腿软。

而与这眼神毫不相符的,是他出口的话语。

“soraru桑就别下来了,我知道回去的啦。完全不用担心哦?”

一只脚已迈入水中的soraru终于忍受不了了。他一下子跳了下来,被激起的水花跃溅起老高,金光被彻底打碎成细屑般的数点,映着将落夕阳的橙红余晖,倒出琥珀一般的光泽,又尽数拍打在那柔软的深蓝发梢。使那温柔的沉静的深蓝也闪着耀眼的光。

soraru气势汹汹地抬头,想要好好教训那个混账一番,却在抬起头对上他的眼底时愣住了。

赤红被夕阳挣扎的余晖拂过,染上了一层柔和的质感,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里面有soraru看不清楚的水雾。

“soraru桑不要下来了,不要靠近我了。我……”

我忍得多辛苦啊,喜欢你,想拥抱你,想亲吻你,想抚摸你,想占有你这种天理不容的事情。

不想让你知晓如此肮脏的我。

所以不要再靠近我了。

mafumafu低下头,海水涨潮了,往他的胸口,肩膀上轻柔地爬。映在水面上的光辉也像要被这沉闷的海水吞噬一样,逐渐变得黯淡下来。

连同mafumafu眼底的微光。

而soraru深呼吸一口气,气得呼吸困难,他现在迫切需要一个氧气罐。于是他踩碎了所剩无几的黯淡橙光,靠近了mafumafu,捏住他的下巴狠狠弯腰亲了上去。

天黑了。


fin.

评论(4)
热度(49)

© 焰阳。 | Powered by LOFTER